人才招聘

保税货出库偏弱印度纱厂走下坡路


     
     外盘除4/5月越南纱有少量签约成交外,印度、巴基斯坦远月期货纱几乎没有成交。
     一方面受印度、巴基斯坦卢比对美元汇率不断走强,以美元计价的印度、巴基斯坦国内棉价再次逆势上涨,3月底S-6轧花厂出厂价突破86美分/磅,纱厂在原料成本、人工成本不断走高的情况下几乎没有调整纱价空间。
     另一方面储备棉大量轮出,中小纺企原料成本明显下降,OE纱、C32S及以下普梳纱等竞争力全面回升。而4/5月船期印度C21S、C32S大厂报价一般高于同支数越南纱0.02-0.03美元/公斤,但考虑到越南纱、印尼纱等进口关税为零,而印度、巴基斯坦纱关税分别3.5%、5%,泰国纱、印尼纱竞争优势凸现。据了解,由于印度、巴基斯坦及其它产地棉纱1月以来持续冷清,部分中间商可谓门可罗雀,平均一周仅出货一两个柜,因此转做进口混纺纱、进口棉花、进口涤纶短纤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据海关统计,2017年前2个月我国棉纱出口3.23万吨,同比增长8.66%,一举扭转连续数月棉纱出口下滑势头;而同时前2个月,我国累计进口棉纱34.78万吨,同比增加25.34%,表明因2016/17年度印度、巴基斯坦棉价低开高走,我国纺织、服装、外贸产销形势进一步好转。业内分析,印度纱厂、出口商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尽管印度政府可能会对来自中国、韩国、中国台湾地区、越南的棉纱征收0.15-3.44美元/公斤的反倾销税。一方面印度纱不计后果的大幅涨价导致大客户孟加拉国将棉纱进口转向巴基斯坦、泰国、印尼甚至中国;另一方面印度在中国市场的份额继续大幅下滑,越南纱不仅坐稳第一宝座而且与印度、巴基斯坦的差距越拉越大,中国布厂、中间商对越南纱的认知、认可度不断提高。据统计,2016年印度棉纱出口总量119.15万吨,同比减少11.2%,其中对中国出口44.93万吨,同比减少30.72%。保税货出库偏弱 印度纱厂走下坡路